陆韭

脑洞与手速成反比。高三闭关中。杂食向随缘佛系掉粉向文手 。

咸鱼突然诈尸。

最近三次元忙出屎。
国庆早起赶飞机,刚落地就生病,吃药的时候刮破手指,更新也更不了了。后天还有比赛。比完了还得飞回去考试。

弧了这么久居然一直在缓慢涨粉。。

压了一篇忘羡四季车系列还差最精彩的部分,但实在干不动肉了。
还压了一篇喻黄海上钢琴师,中秋就想写完,结果因为
出了点事一直搁到现在。

希望能在明年前把它们发出来。。。

算了做罢了。祝我明天生日快乐吧🐦

[忘羡]心甘宝贝

*送给心肝宝贝的文~~


*又名《魏无羡的ooc世界奇幻冒险》


魏无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以一个极其诡异的姿势趴在地上。



乏倦还压在心上,他揉了揉自己撞得生疼的额头,一边期望自己的脸上不要留下淤青,一边朝床上摸去。

床上的被褥已经叠放整齐,看起来不像是有人在上面睡过的样子。


难道蓝忘机是把床单收拾了然后把自己一脚踹下了床吗?太无情了...



魏无羡的大脑继续艰难运转了几秒,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这根本不是原来的房间!

魏无羡的第一反应便是香炉捣的鬼,但又立马否定了这个猜想。


俗话说,七月半,鬼乱窜。中元节前后,传说中鬼界与人界的大门敞开之时,怨气甚重,正是厉鬼邪祟频繁出没之时。近半个月来,魏无羡与蓝忘机都在四处奔走,并未回过云深不知处。这个锅自然扣不到香炉头上。


坐在这里胡乱猜测也搞不清楚个中缘由,魏无羡干脆起身出门,打算看看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却不想推门出去,蓝忘机的身影便猝不及防闯进眼帘。他站在庭院里边,负手看庭院落花委地无声于青蔓芳草之上,一袭白衣胜雪,神情平淡如斯。魏无羡心中瞬间觉得十分宁静,刚刚身处异地的一丝惶恐也消散了。


蓝忘机闻声转头看向他,唇边蕴着一抹清浅笑意:“阿婴,你什么时候回房间了?我刚想去找你呢?你吃早点了吗?我刚刚上街去看,有很多卖蟹黄包的小摊,味道很不错,要不要去尝尝?”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魏无羡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开口跪。

什么阿婴?什么蟹黄包?什么去尝尝?你哪儿来的那么多话?


魏无羡几乎要魔怔了,呆呆的说道:“蓝湛,你被夺舍了吗?”


蓝忘机挑眉道:“怎可能?”


也是,以蓝湛的修为都能被夺舍,那这魂魄定是厉害惨了。就算知道面前的这个真是什么千年老妖变的假蓝忘机,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以夷陵老祖的经验来判断,眼前的“蓝忘机”应该不是被夺舍了,然而这样的认知并没有让他放心下来,反而更觉得这地方恐怖的毛骨悚然。

踌躇半晌,魏无羡开始小心翼翼的向房间门挪去。“那个,你到底是谁?”


“蓝忘机”展颜一笑,仿佛碧海青天一般阔朗。


“你夫君啊。”


笑容把魏无羡半边魂儿都抽去了,等那没骨气的三魂六魄重新归位,自己都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持靓行凶,笑容违规啊大哥....

“今天是什么日子?”他该不会穿越了吧?


“中元节啊。不是什么好节日,翻过黄历了,今天除了爱你,诸事不宜。”


魏无羡:“......”



我现在想一头撞死是不是就可以醒过来了。


魏无羡成功挪到了房间门口,用手死死扣住门槛,警觉的盯着眼前的“蓝忘机”。


似乎是被他这幅神情逗笑了,“蓝忘机”走了过来,伸手想要揉揉他的脑袋,却被他不动声色的避开了。


“怎么不高兴?是不是饿了?”


魏无羡迟疑了一瞬,然后点了点头。


“你帮我去买一点那个什么蟹黄包吧。”赶紧把他支走吧,魏无羡真的一秒也不想和他在这里多待了,太诡异了。


“蓝忘机”微微一笑,欣然应允。



“心甘情愿,我的宝贝。”




“蓝忘机”前脚刚走,魏无羡转身就从房间窗户翻了出去。


傻子才在这个房间里面乖乖等他。


混到大街里的人群里,再三确定视野里没有那抹白色身影后,魏无羡才长舒了一口气。

不管是梦还是别的什么,蓝忘机这家伙,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了吗?



“哎你跑慢点我跟不上你了!”

“再慢就根本挤不进去了,你没看见码头那里围了多少人。”

“就是啊,别顾着什么仪态了,那可是活的江澄啊,一辈子说不定就只见得着这一次呢。”


少女的声音脆如银铃,笑如花雪堆树,像一阵香风似的朝着码头跑过去了。魏无羡敏锐的捕捉到了她们对话中的那个名字。


江澄?江澄什么时候这么收受姑娘们欢迎了?


脑中的猜想浮出水面,逐渐成形,魏无羡立马转身追着那几个姑娘朝码头跑去。


码头果然已经人满为患,一位门生掀开船舱上悬着的帘子,便见一紫衣男子缓步而出,颀长的身影在湖水中麟麟而动。旁边的姑娘们早已叫的嗓子都破了音,魏无羡死死盯着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像是要在他身上挖出一个洞来。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过于“直白热烈”的目光,江澄偏过头来,正巧对上他那能把人生吞活剥一般的表情。然后江宗主微微眯起眼睛,唇角一抹浅淡笑意似剪水而过的一缕清风。


魏无羡惊讶的张大了嘴,他不是个中二少年,但他真的感觉灵魂已经从嘴里飘出去了。


江澄,他....笑...了....


这一笑,丝毫不亚于当初在观音庙里蓝忘机的笑容对他的伤害,只不过蓝忘机的笑最多是掉几亿血包,江澄这一笑,吓得他直接掉线加死机。

这宛如蓝曦臣一般的温柔笑容到底是什么神仙操作?


说起来现在的魏无羡和江澄的关系怎么样,当事人自己都说不清楚。谁是谁非,在观音庙的尘埃皆封入土时,前因后果,恩恩怨怨,好像都变成了永远说不清的一笔账。

魏无羡在他们为数不多的见面场合尽可能的维持着不过于亲密,却又不至于形同陌路的关系,江澄也仿佛开始试着放下,缓慢的修补着这道渴血十三年的裂痕。


因此,当江澄对着他,露出那样毫无芥蒂的笑容时,他心里突然万般不是滋味。

但无论如何,他想,这个世界的江澄和魏无羡,关系定
是很好很好的吧。



“江澄”的出现几乎印证了他的猜想,这里应该是一个和现实世界完全相反的平行世界,或者更准确的说----镜像世界。

至于这究竟是幻术,是像香炉一类的法器,还是仅仅是一个神奇的梦境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先找到出去的办法。


也许他脸上一系列表情的变化太过精彩,“江澄”向他投来了质疑的目光,还好这时候旁边的姑娘们推推搡搡的往船边挪,不停的往船上掷花,让他不断被人群往外围挤,这才给他解了围。

说实在的,这种违和感真的太让他憋屈了。既然有舌灿莲花的蓝忘机,有温和体贴,女人缘超好的江澄,就可能有视力5.4的晓星尘,有三好学生薛洋,有沉默寡言的金光瑶,有天才少年聂怀桑。


这个认知让魏无羡想要疯掉,能不能不要ooc,能不能让他见到一个正常人?


正当魏无羡生无可恋之时,肩膀忽然一沉。回首便看到那人胸口团成的一朵气势非凡的白牡丹,不禁大喜道:“金凌?”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我和舅舅正准备去找你和含光君呢。”


魏无羡盯着金凌看了半晌,眉间丹砂,金灿长剑,身后的羽筒无一处不妥,便又开口试探道:“大小姐,你又为何先抛下你舅舅到这里来了?”

“舅舅被那群女人围着根本就下不了船-----哎不对!你喊谁大小姐呢!”

金凌气的跺脚,魏无羡却哈哈大笑起来。心道:阿凌这孩子还算没变,我总算是碰着个正常人了。


可他这一笑,金凌却疑惑起来了。“大舅,你-----怎么了?”


魏无羡瞬间收敛了笑意,心中很快反应过来,这个世界,也应该存在一个“魏无羡”,而且这个“魏无羡”,很有可能跟他性情完全相反。他刚刚这样笑的花枝乱颤,说不定这边的“魏无羡”和他家二哥哥一样,是个冷脸面瘫呢?

金凌眼中怀疑更甚,用剑柄顶着他道:“你,不是魏无羡吧?”


魏无羡低声道:“我是,不过不是这里的魏无羡。这个解释起来比较复杂,这里人多眼杂,天机不可泄露,我们换个地方谈吧。”

金凌遂收了剑,一脸狐疑的跟着魏无羡往最近的一家酒楼走去。


哎,小朋友还是太好骗了啊,遇到这种可疑人物不应该先让你舅舅拿紫电捆起来吗?




“所以你是说,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而且你所在的世界完全是反的!”

“正是如此。”

“我舅舅不仅脾气臭,上了相亲黑名单,还天天叫嚣着要打断我的腿?”

魏无羡诚实的点了点头。

“天呐——”金凌木然道,“太玄幻了。”


不过年轻人的确是年轻人,金凌也就感慨了那么一会儿,就已经消化了眼前的事实。


“那么你呢?魏无羡是个什么样的人?”


金凌看着他,目光锃亮炙热如火,魏无羡心中咯噔一下,暗叫不好。


他知道金凌的反常在哪儿了————这亮晶晶的小眼神儿,恐怕是个“魏无羡”的脑残粉!


平日里,金凌对他的称呼从“死疯子”变到“死断袖”,喊“魏无羡”三个字巴不得把一口银牙都咬碎。魏无羡叹了口气,看着面前少年人炽热的目光,没由来的开始心疼自己。


“我自己吹嘘自己不是很没有说服力吗?要不你先来给我讲讲这边的魏无羡吧。”魏无羡把问题不着痕迹的推了回去。


“金凌”倒了一杯茶,啜了一口,这才开口,脸上满是迷幻的笑意:“我大舅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他身上背负着世人所不知道的秘密,他是真正的绝世英雄。翻遍所有形容词也形容不出他全部的样子。我去考古了他射日之征的英雄事迹,更加坚定的抱紧了我的粉籍。成为一名羡粉真的太棒了!”


魏无羡听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除了第一句话,后面的都是些什么狗屁玩意儿?


“他在我这么大的时候就能够杀屠戮玄武。”

比你大点。蓝忘机杀的。

“他之所以离开我舅舅是因为他希望舅舅能独当一面,成为真正的优秀的宗主。”

我不是。我没有。

“他修仙术便能拨得射艺大赛的头筹,修鬼道能成一代祖师。人们都把他的画像挂在门口床头,每天瞻仰,以便保佑厉鬼邪神不要上门,保佑孩子仙根慧骨早日成才。”


魏无羡终于忍不住插嘴道:“他杀那屠戮玄武只是去做了个诱饵,他离开你舅舅是逼不得已两人演的一场戏。还有你们是有多缺德才把人的画像弄那么丑,人一俊美青年被你们画成青面獠牙的大汉,三文一张还带白送的,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魏无羡沉浸在被当年“夷陵老祖镇恶图”支配的痛苦中,金凌却猛的起身把一张金光闪闪的符像拍在桌上。


“什么青面獠牙?你自己认真看看。”


一张巴掌大的画像,用的是最好的羊皮纸,周围还镶了金线,不仅不易磨破,还显得十分牛逼。那画像也画的精致,男人一袭黑衣如墨,陈笛的穗子鲜红如血,长身玉立,身姿萧肃如松下风,好不英姿飒爽。


“这可是我自己掏私房钱做的,后来民间也开始仿,用的是假的金线,价格便宜些倒也凑合。还有各种型号的,可以贴在房间的各种地方。”


魏无羡哑口无言,面无表情的给金小公子鼓了个掌。


这一波应援真到位,有钱人比不上比不上。他就是个在半殖半封地方混的贫困人口,这辈子好不容易才抱上了金主爸爸的粗大腿,被成功包养,远离吃土豆萝卜的凄苦人生。


想起他的金主爸爸,魏无羡又问道:“那蓝湛呢?他和蓝忘机关系怎么样?”


一说到蓝忘机“金凌”又激动了起来:“关系超好啊!能不好吗!我简直就是他们的神助攻啊哈哈哈!”


魏无羡心道:他们刚认识那会儿,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关你什么事。


“金凌”却突然忧伤道:“魏无羡这个人哪儿都好,就是恋爱少根筋。你知道含光君为了追他废了多少手段吗?你知道我和蓝思追废了多大力气撮合他们两个人吗?哎——简直烂泥扶不上墙,而且还是两坨。”



魏无羡震惊了。

魏无羡差点把手里边的茶杯捏破。

魏无羡连灌三杯茶来消化这一句话,突然有点想如厕。



第一,“魏无羡”和自己最大的区别在于在风花雪月的事情上没有造化。

第二,蓝忘机这个人的小心思确实也很多,但是以这边这位“蓝忘机”的土味情话的功力来讲,干出的事情肯定更加惊世骇俗。

第三,“金凌”这个脑残粉不仅脑残还通奸叛国,和蓝思追这根坏萝卜一起里应外合把“魏无羡”推下了火坑。


魏无羡总结完陈词,又给自己倒了杯茶,顺便心疼了一下这边的“魏无羡”。


却不想金凌又道:“但是呐,在我这个第一神助攻的帮助下,终于把魏无羡给灌醉了扔到静室里去,你猜怎么着?最后还是魏无羡先表的白,哎哟那个腻歪哦。什么我是真心想和你上床的!蓝湛你个窝囊废喜欢老子那么多年最后还是要我来打直球。”



魏无羡:“.......”

啊,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等等你是怎么听到那么多的?”

“我早就买通了思追景仪,我们一起听墙角啊!”

“静室的墙角都敢听?蓝启仁不把你们几个追星少年钉在规训石上?”


“金凌”撇嘴道:“钉什么?蓝老先生人可好了,说话和言细语的,也很喜欢魏无羡,要不是碍于面子,肯定要跑来和我们一起听墙角的。”


魏无羡的茶杯“嘭”的掉在了地上,碎了。他一脸惨不忍睹的扶住了额角,这日子没法过了!


“金凌”还欲再开口,却远远听得几声狗叫。

“是仙子来了!他肯定把我舅舅也带到这里来了!”

魏无羡的 “寒毛倒立”——“魂魄出窍”——“大呼蓝湛救命啊抱紧我”三步传导过程还没完成,就被“金凌”一句:“仙子和我大舅可亲近了。”给吓的中断了传输,呆呆的坐在座位上不知所措。



啥? 他? 狗? 亲近?


这边的魏无羡,他是魔鬼吗?


听说“江澄”也要来,魏无羡更觉得此地留不得了,匆忙道:“我茶喝多了,要去上个厕所。先走了啊——”


再也不管“金凌”在后面说什么,一溜烟跑了。






魏无羡站在茅房里,腰带才解到一半,一个冰凉的东西就贴上了他的脖颈。

刃如秋霜,直指命门。


是随便。


魏无羡不是很知道在人正急需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被一个人拿剑抵住脖子的感觉是什么,反正他是想把人摁到茅坑里去的,不管那个人是不是和他长着同一张脸。


是憋回去,保持尊严?还是脱下裤子,释放天性?这是一个问题。


脸皮千凿万凿凿不穿的魏无羡同学果断选择后者,面不改色的继续解腰带。


“你稍等一下啊,反正又不是没见过。是吧?魏无羡?”





出了茅房,“魏无羡”的脸色还是不大好看。他沉声道:“是蓝湛告诉我的,他早就察觉到你不是我了。他对着你这张脸下不去手,我可不一样。”

魏无羡毫无斗志的点了点头,一副要杀要剐任君选择的咸鱼样。



刚刚“金凌”的描述虽然有七八米厚的粉丝滤镜,但是也不难看出这边的“魏无羡”是一位典型的人生赢家。他们所经历的事情其实大同小异,但魏无羡就是人人喊打的鬼道邪徒,而他面前这位则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别人家的孩子”。


怎么办?委屈,弱小,无助,想蓝湛.JPG。



“魏无羡”却在此刻收回了长剑,从乾坤袖里摸出了一件衣服扔在他怀里。

“把脸先遮一遮。我可不想凭空多一个胞弟出来。”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用的是陈述句。

魏无羡点点头,突然感觉“自己”非常可靠,看来很可能全场最大NPC 就是面前这个“魏无羡”了。连忙问道:“你可知道回去的办法?”

“魏无羡”摇头:“我为什么要知道?”



魏无羡:.......

那您还是一剑刺死我吧。



魏无羡道:“那我怎么办,要不你收留我吧?不然我就顶着你这张脸出去招摇撞骗,反正你好像挺受欢迎。”

“魏无羡”还是摇头:“不可能收留你。我不同意你这样的脸出现在蓝湛面前。”

魏无羡笑道:“你不是恋爱少根筋吗?哥哥教你呀,保准把你的蓝二哥哥撩的一套一套的。”

“魏无羡”送给他一个嘲讽系的表情,“不需要!”

魏无羡眨巴眨巴眼睛:“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呀?还有,你家那个蓝忘机太不雅正了吧?满嘴土味情话,什么心甘情愿,我的宝贝。肉麻不?”

“魏无羡”反唇相讥:“你什么意思啊?就几句情话怎么恶心到你了?你们家那蓝忘机是不是平时都性冷淡,根本不行啊?”

魏无羡瞬间就火了:“你们家那蓝忘机才不行呢!”




这一下吼得极大声,又极其用力,以至于吼完以后竟有一种胸闷气短的感觉,像是“蓝忘机”这三个字把他肺部里的空气都抽走了一样。



然后他就被吻醒了。







眼前一片漆黑,头晕目眩了好一阵,魏无羡的视野才逐渐恢复清明。

见他半天不说话,只睁着眼睛发呆,蓝忘机欲再度开口唤他时,魏无羡却猛的一下坐起来了。


“你是谁?”

  "蓝湛。”


“今天是何日?”

“中元鬼节。”


“你能帮我出去买几个蟹黄包吗?”

“嗯。”


标准回答,满分答案。



魏无羡一颗心终于安稳的放回了胸膛,又重新栽回了床上。


蓝忘机帮他掖好被子。“你做噩梦了,唤你许久都不醒。再睡一会儿,我去去便回。”


魏无羡扯住他的衣角,道:“别,别去了二哥哥。我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卖什么蟹黄包的,我也不喜欢吃。你别走,你陪我会儿。”说着使了点劲把蓝忘机拉到床边坐好,半眯着眼睛就凑过去找那个人的嘴唇。


蓝忘机却微微撇开了脸颊。


魏无羡:......


完了二哥哥不爱我了,这个蓝湛可能也是假的怎么办?谁来掐醒我?


两个人尴尬沉默半晌,蓝忘机才开口道:“你刚刚说,什么不行?”


魏无羡呆滞了那么一瞬,才惊觉自己刚刚吼了些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他居然在梦里吼出来了,还让蓝忘机听见了!


“蓝湛,你听我解释! 我没说你,我说的是那个蓝忘机!呃,我在和一个长得和我一样,啊不对那就是我——”靠我在说什么?这根本没法解释的清了啊。


魏无羡放弃了解释,死命环住蓝忘机的腰,跟他哭诉了这个毫无人性可言的噩梦。


最后他总结道:“江澄还是黑着一张脸比较习惯,金凌还是那么嚣张跋扈的好,讨厌我也没有关系。二哥哥不需要会撩人,有我撩你就够了。不管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我喜欢的就只有你而已。不是你就不行。”


“嗯。”


噼里啪啦说完这么一大堆,昨晚一直在做梦也没有得到好的休息,魏无羡的困意又一阵一阵涌了上来,眼皮很快又粘到了一起。


蓝忘机脱了靴子,侧卧在床上把他揽到自己怀里。


魏无羡闭着眼喃喃道:“那边的魏无羡居然不怕狗,太过分了。这样得少多少占二哥哥便宜的机会啊。对了蓝湛,我都忘了问你在那边是不是千杯不倒嘿嘿嘿。”


蓝忘机揉了揉他的头发没有说话。


魏无羡复又说道:“算了,我再也不想做那样可怕的噩梦了。再多来几次我都要精神错乱了。”


蓝忘机低声在他耳边道:“其实,倒也不见得就是个不好的梦。”


魏无羡趴在他胸口,声音有些闷闷的:“何以见得啊?”






"就好像无数个世界的我们,都彼此相爱。”



Fin




PS【废话真的很多区】:

*又是一次突如其来的产物。。有些地方比较神奇不要打我。。为文档里堆着那一堆半成品感到抱歉= =

(不会告诉你们写了一篇新年贺文。。真.留着回家过年)

*本来应该叫《镜中人》结果发现重名太多了就改成了这个土名字。

*平行世界的梗有很多,反正我的灵感来源是《妖精的尾巴》的艾德拉斯篇

*开学前最后一次激情摸鱼。。大家有序开学吧bushi

*这个故事教育我们不要乱ooc不然会让人做噩梦的bushi

*中元节想给我的大宝贝儿写一篇黑暗系的文章,,结果发现我这个草包脑子里面天天想着磨刀,写出来全是小糖糖TAT @没有人喜欢我。。。。 

*鬼节快乐~祝阿羡和他的二哥哥无论在什么paro,什么时空,什么世界里,都能够彼此相爱

【曦澄】睡不着

*终于对曦澄下手了,说实话我特别怕把这对写ooc,微信体就更容易飘了

虽然很多太太都希望给舅舅一个吸尘哥哥对他百般温柔,让他露出柔软的一面。但我还是觉得舅舅绝对不是会撒娇的人。。。

他们的相处方式应该是舅舅不会刻意的把自己的刺儿收起来,曦臣哥哥也没有觉得是在忍耐什么。但是彼此都能相处的很舒服。

舅舅也不应该是用“打断腿”和“md死给”撑起来的人设。这对cp其实和追凌有一点点相似但是小朋友组真的好把握多了(哭die)。就当成一次尝试吧~感谢兄长和梁静茹给予我的勇气233 @季栩安. 

*头像背景来自官微

*世界上最好的舅舅和曦臣哥哥七夕快乐

*【七夕系列其他】

1.【追凌】出租男友(上)

2.【追凌】出租男友(下)

3.【忘羡】金飞夕彼

【追凌】出租男友(下)


*小朋友组七夕快乐呀~

*上篇链接:点我进店(发的急,又没经验,有点小虫,凑合看吧这篇)

 *同系列:【忘羡】金飞夕彼

*图片尽可能使用官方微博放出的图片,侵删。

【忘羡】金飞夕彼

*私设有点多,辛苦怀桑来干了这杯狗粮了

*头像背景源自网络。表情包来自贴吧。题目来自Durex文案。图片来自Durex官方微博。

硬广:Durex官方微博,我永远的快乐源泉。

          评论区全是人才,不是老si机就是单身狗。

*为了写好TT专门去知乎转了几圈  orz真的。。很干货。。

*祝大家七夕快乐,男票算什么,看忘羡天天有趣多了!

*同系列:【追凌】出租男友

*真正的七夕贺文:《星河耿耿》

【追凌】出租男友(上)

*后面两张是长图,记得看完(*^__^*)

*红豆链接出问题了临时改微信。。两个都挺麻烦的不分彼此

*临时决定的小朋友组七夕贺文。

*不出意外还有一篇忘羡一篇曦澄。

*一个励志正(kai)经(che)的人突然开始变回逗比对话体的真相竟是————作业真的撸不完了。。。

(好像情姐姐的辈分好像不大对。。但是叫姑姑真的太奇怪。。所以请忍耐一下吧233)

置顶~~

 
这里是一点也不喜欢吃韭菜的陆韭,可以直接叫69啦。
更文以短篇为主是因为高三党真的没时间(暴风哭泣) ,有很多长篇脑洞只有攒到明年暑假了。

不混圈,吃的杂,写文随缘掉落。


目前的产出

忘羡:

正经向:  《百鬼夜行·阴》 《百鬼夜行·阳》

              《心甘宝贝》

沙雕向: 《夭寿啦,我家电脑成精啦》 

             《夭寿啦,我家电脑成精了番外篇》

             《【全员向】魔道电视台》

车库: 《春·云意春深》   《夏·菱舟泛夜》

         《秋·星河耿耿      《冬·碎琼乱玉》

 微信体:

            【忘羡】《金飞夕彼》

            【追凌】《出租男友》  

            【曦澄】《睡不着》

喻黄: 

《注意,这真的是一辆开往幼儿园的车》 

《注意,这真的不是一辆开往幼儿园的车》 (R )

 

 
维勇: 
 
【维勇】当花滑选手都开始嗑维勇CP

【维勇R18】滚蛋吧!伏特加!(加肉精修版)

【维勇】滚蛋吧!伏特加!

【维勇】求助:我在公司年会上搂着boss跳脱衣舞了怎么办?

【维勇R*18】岳母大人你听我解释!!

【维勇】客官不可以

【维勇】当花滑选手看见维勇R18同人本

*打黑体的是自己比较喜欢的

对于我来说,同人的意义就是TBC,是 endless story,是永不完结的冒险。

他们是远行之舟,作者把他们创造出来,把他们引上既定的航道,让他们去经历各自的爱恨辛酸。

作者写上完结的那一刻,不是行至山穷水尽处,而是他们终于驶向星辰大海之时。

我们这些小文手,就是怀着爱意,往这里倾一瓢水,同时也能取他人的一瓢水来解渴。





高三狗佛系填坑龟速更新,爽了就写谢谢理解。

感觉自己被首页限流了。为什么来点赞的都是不认识的小可爱。。
没有扑街简直谢天谢地。。。

魔道电视台【全员向】

欢迎各位观众收看魔道电视台

 

【早间新闻】

 

▪ xx日晚,观音庙附近发生多起偷盗事件。有多位村民反映自己家里的母鸡和枣子被人在半夜里偷走。据热心网友举报,小偷嫌疑人在离开时涂毁过一面墙,警方正以此为线索全力追查中。请广大市民夜里关好门窗,保管好贵重物品,发现可疑人物及时向当地派出所举报。

 

▪ 15日,兰陵金氏董事长之子金子轩与云梦江氏大小姐江厌离于金鳞台举行婚礼。据悉,金夫人对儿媳妇十分满意,兰陵金氏也拿出了惯有的奢华作风,从彩礼,到接亲排场,再到婚宴现场,皆是修仙界婚礼史上之最,目前还未有有人超过她。

大婚之日,到场宾客占了大半个修仙界,新娘的两个相貌出尘的弟弟更是全程陪在她身旁,让所有女修对此眼红不已。

 

 

▪ “熊孩子”遇上“熊家长”,监护人荒诞行径遭舆论指责 。近日,一男子在菜市场里与菜农讲价时,四岁的孩子与其走散,站在马路中央嚎啕大哭引众人围观,并抱住一路人的大腿大喊“爹爹”。

 昨天,记者又在乱葬岗的儿童游乐区旁边的花园里看到了这样一幕:一名黑衣男子挖了个坑将三四岁的小男孩抱到坑里,用土埋上他半截身子,并用水壶给其浇水。有网友拍下了视频传至网上,引发新一轮的热议。

 

 

 @走尸团团长: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儿,就是人可以不经过考试就获得当父母的资格……

 

@清河style:这家长怎么当的,太皮了吧哈哈哈哈

 

@姑苏杠把子:别提了,我们老家还有把孩子扔进兔子堆自己在边上看书的.....

 

 

【美食节目:小食光】

主持人:Z  江厌离:L

 

Z:本期我们请到了云梦的美女厨师------江厌离小姐,作为专题节目《生活如此多“椒”》的主厨,掌声欢迎——

L:谢谢大家,谢谢主持人(*^-^*)

Z:那么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主菜是什么呢?

L:今天要给大家做的是湘菜名菜之一的剁椒鱼头。以剁辣椒的"咸"和"辣"沁入鱼头,色泽红亮、味浓、肉质非常细嫩。

Z:哇,听起来好辣,但是很让人食指大开的样子。

L:是的呢,那我们就开始吧。准备工作节目组已经做好啦,那我们先将鱼头洗净切成两半,注意,鱼头背要相连哦!然后将泡红椒剁碎,葱切碎,姜块切末,蒜半个剁细末。

Z:嗯——我已经闻到调料的香气了。

L:哈哈,这还没开始呢。把鱼头抹上油和料酒在一旁腌制,我先来给大家分享一个独特秘方。让这道菜变得可口的超级秘方,就在于最后鱼头蒸好出锅后淋上去的油。^_^

Z:这个油有什么玄妙呢?

L:干辣椒被沸油滚过,再撒上青翠嫩白的碎葱花,加香蒜老姜碎末,最后浇一层小磨麻油。

Z:如果我是观众,现在已经跨过电视屏幕来抢劫了哈哈哈。

.

.

.

.

L:嗯,现在可以出锅了,主持人先来尝尝看吧~

Z:(咀嚼ing)鱼头肥而不腻、口感软糯、鲜辣适口,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好吃!全身心的俘虏啊江姑娘!

L: 谢谢夸奖啦。

Z:但是江姑娘,我可不可以问问,为什么你这么温柔的人,做出来的菜这么辣TAT

L:啊,不好意思。因为我们云梦人的口味都比较重,我的两个弟弟都很嗜辣(尤其是某个黑衣服的),所以可能做得就辣了些.....

Z :(泪眼汪汪)江姑娘,有水吗.....

L:(笑眯眯)觉得辣的时候,搭配云梦水乡名菜莲藕排骨汤最合适不过啦!今天专门带来了云梦的红花藕,边沿有九个孔的这种,这种藕炖软后吃起来才是粉粉的,糯糯的,清甜又解辣。来一碗吗?

Z:(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要!!!!!!

 

 

 

我他喵真的不知道敏感词在哪儿



蓝启仁:聂怀桑你过来!别的我就不说了,你给我解释一下忘机的那个节目是怎么回事??还用了几个机位在树下拍,重复慢放了好几遍。什么名场面?啊?谁选的?

聂怀桑:台长,您别生气。我只是个小编导啊,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这你得去问审片子的人啊!

蓝启仁:今天的节目是谁审的?

蓝忘机:叔父,是我。

蓝启仁:你------

蓝曦臣:叔父您别生气,这档节目的收视率一直在飙升-----

蓝启仁:你还好意思说?你以为我没看见骑马的时候你的手放在江澄的哪儿了?你们置蓝家脸面于何地?

蓝忘机:叔父,侄儿知错。

蓝曦臣:忘机的意思是,我错了,下次还敢

聂怀桑:........

蓝忘机:........

蓝启仁 :药!给我药!

 

*算是一个段子和梗的合集吧,沙雕摸鱼,不要打我

*最近在考虑考中传的广电编,所以才有了这样一个脑洞,食用愉快~

秋·星河耿耿(R )

*忘羡四季车第二弹

*感觉自己车技精进了那么一点orz

*7k字剧情车

*原著向,有神秘的私设。

*提前的七夕贺文

*祝我不要被秒屏


石墨登车口

AO3登车口



上篇指路《菱舟泛夜》